記者 朱華實習生 李張帥
  昨日是“國際消除家庭暴力日”(也稱“國際消除針對婦女暴力日”)。記者從當日召開的長沙市維護婦女兒童權益工作領導小組會暨“國際消除針對婦女暴力日”紀念座談會上獲悉,全市反家暴工作網絡已進一步完善,176個基層派出所100%設立了反家庭暴力投訴點,隨著反家暴工作的進一步推進,長沙家庭暴力投訴案件十年下降近六成。市委常委、政法委書記鐘鋼在會上指出,下一步長沙要推動出台一系列反家暴工作的配套機制和政策文件,要建立和完善多機構合作預防和制止家庭暴力工作機制。這無疑將為長沙反家暴添加有力武器。
  在投訴案件下降近六成的成績之下,長沙反家暴下一步將如何發展?如何層層聯動,將家暴危害降到最低?在干預家暴過程中,相關部門如何避免遭遇尷尬?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採訪。
  長期遭受丈夫家暴
  她最終走上極端路
  劉某曾在長沙一家飯店打工,平日里勤勞肯乾、省吃儉用的她有著說不出的苦衷。上班累了一天,回到家後她不但要包攬所有家務,還要忍受丈夫的長期暴力。劉某打過110,對方卻覺得這是家務事,不好管;想起訴離婚,但老公不同意,還威脅要把孩子賣掉……走投無路的劉某覺得只有殺掉老公,才可以救得了她和孩子,從而犯下殺人大罪。
  “以暴制暴的案件並不少見,她們多數曾是家暴的長期受害者,因為忍無可忍而反抗殺人。”市婦聯權益部部長陳香說,劉某的案例並非個案。劉某在被判刑後,給市婦聯寫信傾訴了自己對孩子的思念之情,希望婦聯能幫助她。“我們這才獲悉,在她殺丈夫的前一天,丈夫曾用汽油潑了她一身,舉著打火機揚言要燒死她,店里的人撥打110,及時勸阻了這一行為。第二天,被嚇到極致的劉某趁丈夫醉酒後殺了他。”
  後來,在市婦聯等部門調查取證和法律援助下,劉某的刑期改判成3年,緩期4年執行。“如果相關部門能夠提前引起重視,積極進行疏導或者幫助劉某走出困境,悲劇或許不會發生。” 陳香表示。
  什麼樣的家暴可以管、怎麼管
  接觸家暴案件較多的人群之一是民警。“目前很多警察不知道接到家暴報警時該不該處理,公權力該不該干預私人領域。另外,很多警察關於家暴處理這一塊的知識和技巧是缺失的,也就是說他們不知道如何處理家暴案件。”湖南警察學院副教授歐陽艷文說,警察無論在接受教育還是培訓中都沒有學過相關課程。“他們遇到家暴,更多的是調解,但調解不是任何情況都適合,這需要對家暴案件的危險性有較好的識別力。”
  “公權力干涉家暴時容易遭遇尷尬。”歐陽艷文說,有的警察在接到家暴報警出警後,首先對施暴的丈夫進行嚴厲批評,卻遭到對方反感和輕蔑。情緒激動時雙方甚至會發生言語衝突,結果被打的老婆反倒站到了丈夫一方幫著數落警察。
  “什麼樣的家暴需要干預?怎麼干預?現在主要是靠警察自己的判斷力,主觀性太強、差異性很大。”歐陽艷文表示。而這樣的困惑,接觸到家暴案件的婦聯、社區乃至社工團體等單位的工作人員也有。
  對家暴分級並實行多部門聯動
  一直以來,長沙的反家暴工作走在全國前列,除了婦聯,公檢法系統也相當重視反家暴工作。“但具體落實過程中,還有許多亟待完善的地方。我們現在嘗試推動家庭暴力的防治工作,不要等到悲劇發生後才去處理。”陳香說。
  作為全國唯一試點,長沙將率先開展家暴危險評估模式,建立反家暴預警機制,對家暴個例進行評估分級,將家暴危害性降到最低。評估系統中有兩項重要的指標,一旦出現就會發出橙色警報,要求接觸家暴案件的工作人員立刻報告上級,並且層層聯動,以期將家暴危害降到最低。“家暴時,被對方抑制住了頸部導致不能呼吸,或者曾被推下樓、灌毒藥、潑汽油等,只要這兩項中有一項發生,不管有沒有造成後果,都屬於高致命危險,家庭暴力危險評估系統會發出橙色警報!”陳香表示。
  據悉,長沙的試點地區定在開福區和瀏陽市。今後,在試點地區的婦聯組織、社區、公安等部門,不但會對家暴投訴者採取評估量表,同時探索成立多機構合作的干預家暴模式。
  市婦聯主席譚慧慧介紹,目前正爭取政府加大投入,加大救助的力度,建立全面綜合的救助服務系統,“我們希望,無論哪一個受害人,都能夠順利地獲得來自警察、醫生、民政救助機構、法律援助律師、社會工作者、婦聯等的幫助;無論哪一個機構發現了受害人,都能對其及時提供救助和服務”。
  從幫助受害者
  到介入家暴家庭
  “很多人可能沒意識到,家暴可以遺傳。”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易茜接觸過這樣一個案例,女方是全職太太,經常因一些小事挨丈夫的打,“結果他們的孩子因為耳濡目染,也學會了打人,經常在幼兒園打小朋友。”她認為,在預警機制建立後,應該對家暴家庭的孩子進行特別的心理疏導。
  “我們應該關註他們的心靈,尤其是學校、社區應該給他們較多關愛,不讓家暴產生代際傳遞。”中華女子學院教授、反家暴網絡/北京帆葆監事會主席李洪濤指出,目前在干預家暴案件中,更多的是與受虐者進行溝通和幫助,而忽略了家暴中的目睹兒童和施暴者,“尤其是目睹過家暴的孩子,出現嚴重暴力行為問題的可能性,比無暴力家庭中的孩子要高很多。”
  譚慧慧透露,市婦聯在連續幾年對法官、警察進行反家暴工作培訓後,即將針對基層司法調解工作人員進行反家暴的培訓。“通過對政府官員、相關機構決策者和執法、司法工作人員的反家暴培訓或宣傳,將社會性別意識納入決策主流,提高其主動介入家庭暴力的意識和能力;另外,要提高家庭暴力受害人依法維護自身權益的意識和能力,使其學會從多方獲得社會資源的支持;最後,我們呼籲男性公民和社會組織,一起參與到反家暴工作中來,營造全社會反家暴的氛圍。”
  背景資料
  國際消除家庭暴力日
  11月25日是聯合國確定的“國際消除家庭暴力日”,也稱“國際消除針對婦女暴力日”。
  有關調查顯示,世界範圍內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婦女在其一生中遭受過暴力、性虐待和虐待,而大多數施暴者是她們的家庭成員。1960年11月25日,三位多米尼加女性——米拉貝爾三姐妹在多米尼加慘遭殺害。為紀念這一事件,1981年7月召開的第一屆拉丁美洲女權主義大會宣佈把11月25日確定為反暴力日。1999年12月17日,聯合國大會核准了由多米尼加共和國提交的草案,正式通過決議,將每年的11月25日定為“國際消除家庭暴力日”。
  什麼是家庭暴力
  家庭暴力是指行為人以毆打、捆綁、殘害、強行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其他手段,給其家庭成員的身體、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傷害後果的行為。持續性、經常性的家庭暴力,構成虐待。
  家庭暴力的範疇包括:(1)夫妻間的暴力行為,如丈夫毆打、漫罵妻子,強行與妻子發生性關係或摧殘妻子性器官等。(2)父母對子女實施的暴力或虐待行為。(3)子女對應贍養的老人實施的暴力或虐待行為。(4)兄弟姐妹、叔嫂妯娌、翁婿婆媳之間的暴力行為。(5)有親密關係的男女間的暴力行為,如同居關係、戀人關係等,也都屬於家庭暴力的範疇。
  就目前來看,家庭暴力主要表現在丈夫對妻子的暴力行為。  (原標題:干預家暴 為何常常遭遇尷尬)
創作者介紹

北京

fr26frpm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